第 260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260 部分阅读

    含不住了,她的腮帮好像麻木了,不时脱落,粗犷硕大的鸡芭横架在她的脸颊,让她的心里欣喜若狂。

    小雄将她搀扶起来,就要往房间里去,她却用劲地把小雄拽到了阳台上。

    她家的阳台面对是马路,楼下车来车往,马路对面高楼栉比林立。

    张柚木的摇椅摆放在阳台上,小雄有次和文兮留宿这里时,在夜深人静时在这里做过。

    眼前这扭摆着肥厚屁股的女人,放浪起来比她的女儿有过而无不及,小雄那老朽腐儒的岳父定没让她领略过除了床以外,在其它地方的媾合。

    也许她正急切地试尝挽回她逝去了的灿烂时光,就像烟花即逝时的那种辉煌绮丽光彩夺目。

    她躺到了摇椅上,把内裤也脱了下来,双腿扩张地盘绕到了扶手上,还不无羞耻地双手犹自掰开小b的荫唇,开门揖盗样把她的小b突现到了女婿跟前

    小雄朝她扑,就把鸡芭尽根地插了进去,摇椅让他这么用力顶就轻快地摇晃起来,借着摇椅颠簸的力道,他的鸡芭在她的b里抽动着,这不紧不缓不温不火的抽锸,另有种撩人的意趣。

    她的欣喜之色难遮难掩,眼里急切地瞅着鸡芭进出纵送的势头,左右逢源,酬酢自如,仰起着脸对小雄嬉笑着说:“我知道你跟文兮这样弄过。”

    “做妈妈的连女儿这事也问吗。”

    小雄说着。

    她笑得更加放荡,眼睛眯成线:“是她自个说的。”

    “她还说了什么。”

    小雄故作惊讶地问。

    她就双手挽着小雄的撑在扶手的臂膀说:“说你强悍蛮横的,挨到女人身上就狂得像海盗,凶狠像得山贼。”

    说着说着竟语不成调,变做了阵叽哼。

    小雄知道她这时需要什么,就用脚顶住了摇晃的椅子,耸起屁股狠狠地撞击,她个身子倒挂起来,这样她的b更加有力地承受着小雄的砸落,好像每下都深插到底,如此的刺激是她从未体味到的,就乐得嘴里呵呵地浪笑着。

    小雄的鸡芭正在她涔涔而至的滛汁包裹着,肉瓣在根粗如铁杆的鸡芭捣弄下已胀肿,紧咬着鸡芭如同婴孩吮奶地抽搐,那粒肉蒂如探出洞|岤的老鼠,缩头缩脑畏首畏尾,着了慌样时而呈现时而埋首。

    从未曾有的刺激让她既兴奋又惊奇,很快就到了山崖的顶峰,突如其来的高嘲让她措手不及,只是胸腹深处阵大病初愈般的呻叹,就四肢僵硬地发直,爽快使她的十根脚趾也都张开着定定地动弹不得。

    小雄把鸡芭紧抵在她的b里面,看着她的脸由雪白慢慢变为桃红,然后才睁开了眼睛喃喃地说:“我真不争气,下就过去了。”

    感觉到我的鸡芭还绷直地顶在她里面又说:“你还没尽兴吧,让我在给你咂咂吧!”

    小雄低头亲了亲她的小嘴说:“妈,你的小嘴,小b,我都品尝过了,可是还有个地方没有过呢!”

    她马上捂着自己的屁股说:“你想我的屁眼啊?”

    “妈妈真聪明!”

    “可是我后面从没弄过,会不会很痛啊?”

    “试试不就知道吗?”

    “好孩子,好女婿,咱别后面成不?”

    “不成!”

    小雄坚定的说。

    她叹了口气说:“我听文兮说那得清洗干净,可是我”

    “没关系,妈妈,我来帮你洗!”

    说完,小雄抱起她走进卫生间,将她放下问:“有软管吗?”

    她摇摇头。

    小雄拉开洗手池上面的吊柜,看到里面有几个洗发精的瓶子,挨个拿起来摇晃,有两个是空的。

    小雄选中个最大的空瓶子,旋开了盖子,用清水将里面清洗干净,然后往里倒进点洗手液,在加入温水。

    然后让静娴跪伏在地上,把屁股翘起来,把瓶子的口贴在她褐色的屁眼上,将里面的液体挤出些在她屁眼上,然后用手指轻轻的在屁眼口上揉弄。

    滑滑的液体让手指很容易的就插进静娴的屁眼中,异物的侵入,让静娴感到屁眼有些发涨,她不舒服的扭动着屁股。

    当将她的屁眼门充分润滑后,小雄将瓶口慢慢的塞进了静娴的屁眼中,施加压力挤着瓶子。

    静娴感到热流在直肠里流动,烫慰着直肠非常的舒服,小雄说:“妈,以后你也可以自己这样作,灌肠可以排出你体内的毒素,对养颜护肤都有好处!”

    静娴咬着牙,哼哼唧唧的呻吟

    瓶的液体全灌进她的屁眼中,在如发炮制瓶挤进去连灌了四瓶进去,静娴感到了直肠中的压力,屁眼收缩中感到那液体就要喷了出来,她急切的对小雄说:“不行了,我要拉出来了!”

    “忍住!”

    小雄四下看看,想找个什么东西塞住她的屁眼,但是没有找到。

    扶起了静娴说:“忍两分钟就好!”

    用手在静娴的小腹上揉弄着。

    静娴忍得好辛苦,脸抽抽着,眉头皱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