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2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262 部分阅读

    了他的怀中,阵熟悉香味强烈地震憾着他,他的鸡芭已坚挺地硬绷绷顶在她的腰肢那处。

    她回过头朝小雄媚笑着,丰润的嘴唇娇红欲滴,让人恨不得亲吻下去。

    进了房间里,小雄没忘了挂上请勿打扰的那块牌子,文媛进去后边走边踢掉红色的高鞋,将手袋也扔到了沙发上,然后坐到了单人的沙发歪头对着小雄,她的肩带也跟着歪斜到了边,露出了半白皑皑的肩膀。

    小雄倒是踌躇不前,放下手里拎着的东西,也不敢轻举妄动,在床沿上端正地坐着。

    她抬起条腿蹬踢到小雄的脚上说:“怎么不像你啊,倒是正经了起来。”

    小雄捧上她的脚,嘴里唯唯喏喏地说:“文媛,你也不是我熟悉的样子。”

    “是吗,我很放纵吗?”

    她嘴角挂起笑意,竟站了起来踱着步继续说:“那天你们去时不是见到了吗,你知道我那样子吧。”

    说着眼睛定定地直瞪小雄看。

    “别装,我知道你那时什么都知道了,我没穿内裤的。”

    她在小雄的面前晃来晃去地:“仲平他动弹不了,我用嘴帮他解决。可我也有需要啊。”

    她挨着小雄坐下,身上阵阵热辣辣的气味从她敞开了的衣领她的裙裾直扑而来,她再说着:“那天晚上我是用手解决的,只是背着他。”

    再等待下去小雄就是傻瓜了,他搂过她的身子,双唇狠狠地压落下去,吻到的是丰润炽热充满期待的红唇

    她回应的探出了根舌尖,下就在小雄的嘴里搅动着,小雄吮吸着柔软温馨的舌尖,双手捧着她的脸亲咂,从她的眼睛鼻梁她的耳垂她的脖颈

    她的手探进小雄的衬衫里,在他的胸膛上抚摸,窄狭的衣领限制着她的手的抚摸幅度,搭上另手,就急速地解脱纽扣,上身再奋力地腾起,竟将小雄压到了床上,随即就把脑袋转移往下,在他的胸膛上亲吻下去。

    她的舌头灵巧如蛇,虫爬蚁行,所过之处就好像火苗闪烁,停到了小雄如豆般的奶头上,在那里挪动弯曲急促促地舔舐,还拿牙齿轻轻地噬咬,小雄的血液下就升腾起来,欢快地在体内上窜下荡。

    她的脑袋在小雄的身上蜷动,高悬的发鬓上有发网,罩不住的地方几绺发梢缭绕纷乱,随着她的晃曳发梢也跟着拭擦而过,痒痒的让人不能自禁,耳垂上的水晶耳环摇摇晃晃,飘荡欲坠。

    她屈膝跪在床上,高翘着结实紧绷的屁股,让盈盈掌的纤腰低陷了下去,优美的孤度极像种低音大提琴,轻轻地扭摆,舌头已往下而去,在小雄肚脐眼间那浓郁茂密的汗毛徘徊。

    小雄裤裆里隆起的堆毫不掩饰地就在她的面前,好像已经抵到了她俯首的额间,她的手在解开小雄的裤带,毫无章法无从下手,让小雄感到她心里的极度烦躁,小雄也不援手助她,拿眼看着这平日里温文雅致的女人此时气急败坏饥不择食般的样子,自有种男人追逐征服后的满足感。

    经过她阵不懈的努力,终于让小雄的裤子跟内裤并褪到了膝弯处,高耸挺立的鸡芭让她有点惊讶,感到她的喉咙在艰难地咽吞,她让娇嫩的粉脸贴到鸡芭,白里透红的脸蛋跟紫红的鸡芭形成了充满肉欲的映射。

    “天啊!文兮说你的鸡芭如何的大,我还以为她是开玩笑呢!”

    她用嘴唇夹咬鸡芭的根部,显然她的樱桃小口做不到,只能伸长着舌尖在根部舔舐,条条暴胀的青筋如蛟龙盘柱,她的舌尖沿着盘根错节地纠缠在鸡芭根处的青筋往上吮吸,最后停留在龟菱的沟沟坎坎上,小雄的鸡芭让她逗弄得柱冲天,矗立如塔,她的腮帮酸了舌头麻木了。

    小雄翻身起来,把她的衣裙腋下的拉链撕了开来,把就把它扯脱掉,她里面的||乳|罩边是白色的另边却又是红艳艳的,待小雄看得仔细,原来左边的红色竟是朵娇红欲滴的玫瑰,白的内裤也样,右边也有朵,小雄知道这是成套的名贵高挡的内衣裤,价格自然不菲,这女人穿着打扮自里到外绝不会委屈自己的。

    将她扒光了,比着她的两个r房,她是显得瘦了些,肋骨历历在目条条显现,奶子尖挺如椒,盈盈掌,小腹下面的芳草成片蔓延,密密麻麻却又柔软驯服。

    她打开了双腿,阴阜高隆花瓣肥满,突兀的阴半遮半现半隐半露

    小雄的手摆弄,那东西灵敏得如同落荒而逃的兔子,就把她的身子电触了样筛抖着颤栗不止。

    小雄明白此刻她不需要过多的调情,需要的是男人的侵犯,男人冲击的力量,跪在她的跟前,手扶着硕大的鸡芭张牙舞爪般地压迫进去,头触及间她的小b已是涔涔片,她是没经过如此巨大的侵略,刚用劲推进,她就哆嗦着地退缩,小雄把定她的屁股,奋力顶就将鸡芭尽致地推送了进去,她慌乱地声惊叹,手在小雄的背上抓出了道道血痕。

    她的小b里面紧致束窄,抽动起来滞涩艰难,小雄不敢大胆妄为只能慢吞吞地纵送,等到那些温暖的滛液再出来时,才觉得滑腻些。

    她的双腿攀举高蹬,在小雄越来越快的抽送下,她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