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27 部分阅读

    的胸膛里,娇吒道:“坏坏透了坏弟弟竟敢这样对姐姐唔哼”

    刹时美娟就好像变成了只温柔顺服的待宰羔羊般,如此娇态除了叫小雄看得心花怒放外,亦越加激起他要把眼前这块肥美天鹅肉咬到口的雄心壮志。

    “姐,这可真算是春潮泛滥呢!”

    乘胜追击地手紧抓美娟的雪白大肥奶,拇指跟食指狠狠挟住挺凸变硬的粉红||乳|头就是揉搓捽磨不时更肆虐地用力捏,直教大姐感到麻痒马蚤酸痛,真的可谓百感交集,欲仙欲死。

    本来咬碎银牙紧合着不愿为承认这绝妙手技而发出赞美呼唤的小嘴,此时也只能妥协:“啊噢嘿唷好好美”

    无奈还未能给贪婪的弟弟感到满意,下面湿透滚烫了的肥嫩滛b又被弟弟手抓个正着,魔掌缓急有序地时而轻抚时而猛猜,最后灵巧的中指直向阴b中心已膨涨到极限的“小红豆”挑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长长声凄厉哀怨的浪叫,美娟脑海阵麻痹,“好弟弟,你的手哎哟啊好舒服啊”

    “大姐,你应该知道弟弟是多么的爱你。我知道姐姐其实是很需要的,既然如此,何妨在滛荡些,让弟弟全心全意地去侍候姐姐”

    小雄挨身在姐姐耳畔,口里说得温柔,手下郤不安好心,邪恶的中指猛然对着阴核又是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好弟弟,我要哦”

    小雄迅速站起来把身上所有的障碍物除下,春心正荡的美娟仍旧软弱无力地躺着,但当弟弟的鸡芭暴露在她眼前时,不禁破口娇叹:“啊呀!小雄你的鸡芭好像又张了好大”

    “当然,人张了岁,鸡芭不张吗?”

    足有十六公分多长的大鸡芭像铁柱般怒立着,它的主人,是个身高172公分,长相斯文的小伙子。

    说时迟那时快,小雄已把美娟按在沙发上,将大姐修长的双腿扒开,敏捷地把那对粉白大腿用手环抱着,小腿搁在双肩,纯熟地使出招“老汉推车”对正中心点用力就往下插去,非常清脆利落,没有多余的动作,清脆地下就把大半个头埋入小b内。

    荫毛沾满黏黏嗳液,是大姐对性慾渴求的最佳物证,想着更觉兴奋莫名,手把毛逆上拨去,整个肥美饱满的成熟阴沪即时无所遁形地暴露于前,隆隆凸起的小b沾满水黏液,嫩红b肉被大头挤压得涨卜卜的左右分开,中央那颗黄豆大小的阴核膨涨得似在卜跳的,好不可爱。

    “唷哦弟弟不要看求求求你不要”

    美娟两条光滑大腿正被小雄双手牢牢的环抱锁缠,阴沪被五指及头抚弄顶压得又酸又痒浑身乏力,硕大肥臀扭来扭去滛态尽现

    小雄并未急于进攻,他知道要将大姐的慾火燃至,才能给她最高嘲的享受。于是慢慢地用头在蜜b周围的黏膜肉壁不断地旋磨打圈,时而挺前半寸时又后缩数分,与其说是抽锸前的爱抚,不如说是叫人难受的顽皮折磨。

    “噢噢呜呀痒好痒弟弟姐啊痒嘛”

    “姐,刚才听你说甚么‘好大’的,你指的是什么?是不是想说弟弟的鸡芭好大呢?”

    小雄为使大姐能尽快投入,于是便说下调情话培养气氛,岂料大姐笑着说:“呀什么坏弟弟不不准说秽语不准啊唷唷唷唷”

    小雄未让大姐把话说完,两只手指就伸往那敏感的小红豆不住捏弄,刺激得美娟全身发软,娇躯随着阴每被捏弄把,便不自然的抽搐下:“啊呀噢噢噢不行啊弟弟姐不许你这不准好好好痒唔哼要快快嘛我要快给我噢噢好弟弟快点我吧”小雄知道如今的大姐已被自己精湛的爱技术折腾得将要投降屈服了,小雄加强了头摩擦的力度,并且加速挟住了阴核的手指捏捏又是捏。

    “呀啦呜呜呜呜呜不要弟弟乖不要饶饶了姐吧”

    美娟被弟弟逗弄得死来活去,双媚眼泛红起来,若啼若闷的眼神哀哀地凝视着弟弟。

    小雄看在眼里更感得意洋洋,但却未有放过大姐:“姐,弟弟并没有对你怎样,只是想知道你哪处好痕好痒,好让我可替你搔上把止止痕痒而已!”

    不知何时小b已被股温热湿烫的暖流侵袭进来,好像有尾刁钻灵巧的活游鱼正闪电般窜滑进玉b的深渊,这下可叫美娟比刚才更难受万分,直教她急得快要哭下泪来,回神看,却原来小雄竟用他的乖巧长舌在舔弄着自己的阴沪,由外而内由浅入深的不停快舔着。

    “哗啦雄弟呜呵唷别别舔脏啊我刚才上厕所了好痒好好痒呜”

    “雪雪雪吮吮”

    凌厉矫舌把肉缝内的湿润黏膜舔舐得“啧啧”有声,小雄两手仍死命环抱着美娟,手掌郤按在阴沪左右,将两片涨卜粉红色的大荫唇向两边扒得大开,舌头不停在b缝中央的柔嫩b肉来回前后猛舔,大蓬||乳|白滛液被小雄像喝着天降甘露般的不住往口里吞下,小荫唇殷红的内壁肉经嗳液湿润变得光滑,份外娇艳。

    美娟全身最性感的神经枢纽--小阴核也难逃被舔的命运,不时遭弟弟猥琐的舌尖轻薄,遇尔蜻蜓点水式的轻触,每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