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57 部分阅读

    啊啊啊”

    小雄拔出鸡芭插进二姐小b里,快速的抽动,插了百多下,二姐就不行了,大泄特泄,浑身无力的喘息不停

    小雄又扛起豆豆的双腿,大鸡芭插到豆豆的娇b里,时快时慢的抽顶“哦哥哥哦哦哦舒服哦哦哦嗯哼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就在豆豆娇喘呻吟中小雄的鸡芭插进了豆豆的肛门里,豆豆咬着牙哼哼着,双手死死抓住床单,屁股向上挺动

    豆豆娇艳迷人的媚态和迷蒙的勾人魂魄的媚眼,她快乐的浪叫声,鸡芭在娇嫩的屁眼里抽出插入,领豆豆神醉

    小雄只觉鸡芭头被豆豆的直肠包围套撸吸夹舒服得浑身颤栗着。当小雄把鸡芭向豆豆的屁眼深深插进去时,豆豆也用力往上挺送屁股迎合着小雄的抽锸,当豆豆的屁股向上挺送时小雄则将鸡芭用力向豆豆的直肠深处去,鸡芭寸寸深入,真是舒服啊!

    突然,小雄大叫声,拔出了鸡芭,液喷了出来,从豆豆的小腹直喷到豆豆的脸上,妈妈颖莉爬过去在豆豆脸上舔舐,舔食那白花花的液。

    二姐伏在豆豆的小腹上舔食液,大姐伏在豆豆胸上舌头在豆豆r房上舔食着小雄的液

    家人横躺在床上,颖莉点了只香烟,她很少抽烟,她认为女人抽烟嘴巴会很臭的,今天破例的抽了只,边抽烟边讲述出去旅游的段经历。

    那是到巴厘岛的第三天,我实在是厌烦了跟着导游到处跑的疲惫,就借口身体不适没有和大家起去,等他们都走了,我就自己出了酒店,随便坐上个公汽,谁知道这路公汽是跑郊区的。

    那里的公汽比中国的还要拥挤,拥挤的车内空间把人们之间的距离缩小到不能再小,充满弹性的紧身黑裙紧紧包裹着我丰满的屁股,离最近的人鼻尖不到尺,连抬抬手都有可能不小心碰到。

    满载乘客的车身不住的左右摇晃,我不得不竭力保持身体的平衡。尽管如此,在个上坡前,突入其来的猛加速使我惊叫声屁股坐在后面那个人身上,更难堪的是,她感到自己两腿之间的那个部位正好接触到个硬硬的东西。我挣扎着想站起来,这时候我也回过头来,我感到身后双手扶着我的腰把我推起来,好像还在我屁股上摸了把。切发生得太快,我根本来不及想就结束了。我又羞又恼,还不能发作,更不敢回头看。

    我身后的男人摸了摸自己的裤裆,我想那男人定在回味刚才那瞬间的美妙感觉:软绵绵的屁股下压在自己的大腿上,自己的家伙正顶到马蚤女人的那个地方,他后悔自己刚才怎么那么快把这个马蚤女人扶起来,虽然趁乱摸了下屁股,过后就什么也没有了。本来还好好的,这么坐,扶,摸,他小腹里那点火苗顷刻间变成熊熊大火。

    我上车的时候看了眼这个眉上有根长长刀疤的家伙就不敢再看。出门的人谁不想多事不如少事呢?更何况在异国他乡,我有些后悔个人单独行动了。

    坐在他身边已经是老大不自在,但车上已经没有别的座了。我转过头去看了左边的人眼,那人手里拿着把锋利的刀片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眼睛里闪着奇怪的光。

    我长出了口气,却感到自己的下体燥热起来,试图不去想它,却越来越难受,荫道口似乎又有黏液渗出,痒痒的。就在这时,只粗壮的胳膊搭在了我右肩上,我的嘴同时被只大手捂住,同时耳边响起声低沉但恶狠狠的声音:“不许喊!”

    我愣神,感到眼前阵寒气,才看清脸前不到两寸处的刀片泛着光,身后的男人又说了些什么,我什么也没有听进去,只听到最后句“明白不?”

    在那里好多人会说些简单的中国话。我连忙点头,我的下体却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燥热。我还是不敢往后看。我感觉双手在我腰部和下体贪婪的摸索着,背后裙子的拉链被拉开,才猛然想起今天自己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穿了条粉红的丁字裤。我所不知道的是,在几天没有性生活的排卵期,我的潜意识里有与男性茭媾的渴望。我所要遭遇的这些,从生物学意义来说未尝不是我这种潜意识渴望的必然结果,要知道大部分动物的性行为看起来都象强。说得直接粗俗点,就是我那天实在是个很马蚤很欠的女人,那天的事发生在我身上点也不希奇,甚至正是我应得的对待。

    我知道丁字裤已经露了出来,又羞又怕得直想大叫,但还是忍住了,裙腰处的几个扣子被解开,随后裙腰松,裙子就已经滑到脚踝。最后排座位上的人都盯着我那几乎等于裸露的丰满臀部和大腿咽着口水,灼热的目光烫得我很不自在的扭动身体,反过来又更增加目光的灼热程度。

    我明白自己除了依从以外别无选择。将要污辱我的男人就站在我身后,他的手在我雪白肉感的大屁股上游走。

    在瞬间我曾经冷静下来,想着如果能够尽量延缓事情的发生,或许会有奇迹出现,帮助我摆脱困境,这么想着,我夹紧了双腿,想让背后的男人至少不那么容易脱下我下体的最后道屏障。在我夹紧双腿的同时,裙子也滑到了脚跟,可是我现在顾不上裙子了。我现在这个样是无论如何不愿意让人看见的,好在我手里还拎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