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淫男乱女》(1…815)【上】-
《淫男乱女》(1…815)【上】

第 59 部分阅读

    好极了,你这么说才痛快,这么来我当然绝口不提就是,女学生你不反对吧!”

    阿吉说时已毛手毛脚向我轻薄起来。

    我无奈只得任其摆布,向姑夫看眼,把屁股向着他,回头向姑夫的鸡芭吐了把囗水,转过身把阴沪向着阿吉。

    姑夫懂得我的意思,便将囗水涂到头上,朝着我的屁股眼儿慢慢地插进去。

    阿吉是个粗人,他粗暴地把棒棒插在我的阴沪里抽送,双手紧紧抱着我死缠不放。

    这样还不打紧,快要进入快感的时候,阿吉的丑陋脸孔却凑到我的粉脸上,怪叫着说:“嗯啊女学生,好得很啊!啊快活死了,像你这样漂亮的女人我还是头次到,唔比城里的小姐漂亮多了要丢了,啊丢了丢了,啊!嗯嗯!”

    阿吉射了次液仍不肯罢休,他知道下次可能没有机会,于是他把鸡芭直插到深处,几乎把我的芓宫插破了。

    他方面不管我的厌恶表情。把嘴巴凑过去尽情吻着我的香唇。

    就在这时,在我们附近传来了声干嗽的声音,阿吉匆忙站起身子,不意却把雪琴水弄得腿全是。

    姑夫和阿吉提上裤子匆匆的跑了,我刚把内裤提上,个人就闪了进来,我看是单雪梅姑姑家的邻居钱大伯。

    我默默不语,背向着他来个不理不睬的态度,我知道今天他不会放过我的。

    这时,钱大伯的眼光落在我的圆圆臀部,十分性感,往上面又看我苗条的身材,早已兴起股欲火,鸡芭已开始涨大起来,把裤子顶得隆起块。

    他解开裤扣,声不响地把我拉到树下,亮出又黑又大的鸡芭,拉起我的裙子,朝那圆圆的屁股缝插了进去。

    我不敢拒绝,只得躬起身帮着他动作,鸡芭便连头带根没入屁股缝里。

    钱大伯的鸡芭在我的肛门里开始抽送,面用手揉摸我前面的阴沪。

    我的阴沪由于刚才被姑夫和阿吉滛过,被他两人的液染得黏黏的,加上我自己的水,整个荫门已湿得禢糊涂。

    “哈!你看我的手指头也搞秽了。”

    钱大伯笑喜喜地说,面用我的裙子擦起来。

    我看他用自己的裙子擦液,忙阻止说:“你看,把我的裙子弄脏了。”

    钱大伯面玩弄阴沪,面把鸡芭往屁眼里送,腹部压在我的背部抽送,搞得挺有滋味,尤其他鸡芭比姑夫和阿吉要粗大得多,不由使我怪叫着道:“啊呀大伯,你那么粗大的东西插得我的屁股好痛,怎不弄进b里面呢?”

    钱大伯知道我已经看上了自己的大鸡芭,忙从肛门拔起,依然从后面把鸡芭插到阴沪里去。

    我的水又流了许多,我把身子俯了下去,两手撑在地下把屁股高高翘起,让钱大伯从后面好搞些,这姿态完全与狗的交合是相同的。

    我面摆动着屁股,面浪叫说:“啊大伯!我已忍不住了,呀好极了!”

    钱大伯也渐渐进入高嘲,他怪叫着说:“啊!我,我也差不多了,你再把屁股往上翘点,对么!啊要丢了!啊嗯”

    的射出了液。

    我连续被四个男人搞得天翻地覆,刚才已丢了好几次,现在又尝到钱大伯的大鸡芭滋味,全身的骨头几乎要散开似的,阴沪里阵抖颤,又丢出荫精。

    “啊美死了!”

    我兴叹着:“真是太好了。”

    “我,你的小b真好!”

    钱大伯说着,面将泄了精的鸡芭拔出。

    他的大鸡芭泄出了液,立刻变得软绵绵的,像条胶管似的软弱无力钱大伯还余兴未尽似的,看见我那丰满的阴沪,不由低下头去用舌尖吻了下,阵异香直冲进了他的鼻际,另有种难以形容的滋味呢。

    豆豆说到这里抬起头看着小雄说:“我真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欲!”

    “好,豆豆,改天你把单雪梅叫来,让我!我可不能吃亏,自己妹妹给她表哥,姑夫了,你把她叫来让哥哥!”

    “好啊!好啊!”

    豆豆看小雄没有怪她高兴的说。

    小雄交代的是和刘秋菊的事,并请妈妈帮忙。

    第119章仇人的妈妈

    5月7号开学的时候,小雄看到了凤舒燕子蕾蕾,却仿佛没有看到似的,这让三个女孩很难受,和小雄说话,他也爱答不理的看着别出。

    三个女孩上课走神了,被任课老师批评,放学后,小雄不理她们的招呼,而在操场上和五班的班花,既教务处的高主任的女儿高眉眉在说话,说了会儿在三个女友的注视下起走出校园。

    三个女孩在后面跟着,看到小雄请高眉眉到肯德基,然后俩人手拉手出来,小雄送高眉眉回家后,打车回家了,这让三个女孩很伤心。

    第二天中午,白云凤舒燕子蕾蕾格格豆豆聚会在个咖啡店里商量对策,豆豆摇着头说:“没有用的!什么办法也没有用的,只有道歉请他原谅,这事情本来就是你们不对,只有请他原谅接受惩罚!”

    “可是,他连话也不跟我们说,打他手机又不接,他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