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总裁新娘之娇妻不要逃-
总裁新娘之娇妻不要逃

第二十一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要了一杯热牛奶,苏曼正窝在软沙上喝着,那样子乖得就像一个小猫咪一样,看的走上前来得木槿年都停下脚步疑云:真的要过分的对待她吗?看起来那么安静的女孩子,真的很不忍心!

    啊!木槿年你在想什么!你怎么搞的,这就被那女人的外表蒙骗了,这女人可是很会隐藏的!于是木槿年再次起了进攻。

    “你是叫苏曼吧!”听了那么多声曼曼,她又姓苏,木槿年觉得她就应该叫苏曼吧,毕竟这名字跟她还是和相配的。天,他又在乱想什么,今天竟然让着女人搞得心神不静。

    “有事吗?”苏曼抬起头,双眼清澈的看向木槿年,就好像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一样。本来木槿年还是打算拿出气势质问一番的,可是听见苏曼的话语就有一种挫败,语气也不觉得变得柔软起来。

    “你是有什么目的吗?”其实这句话木槿年用柔软的话语说出来更像是暴风雨下的平静,这让别人的话肯定觉得,木槿年伪装的本事真是很高,竟然可以将质问如此平静的问出来。

    “这位先生是什么意思呢?我不懂~”美好的笑容,娇艳的脸庞,木槿年好像一口咬下去,真让人抓狂。

    “这不都是你安排的吗?你怎么会不懂呢?”木槿年尽量让自己平静,也让自己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是我安排的呀?您有什么不满意吗?有意见可以告诉我,我会改进的!”苏曼就像虚心接受指导的小学生一样乖巧的回答着木槿年。

    木槿年真是怒气高涨了,这女人还真是会装!上前一步,再也忍不住,木槿年一把抓住苏曼的手臂,力气大的让苏曼忍不住疼的抽气一声。听见苏曼的抽气声,木槿年有点开心,原来还是可以有地方治得了这女人的,但是也有点不忍,却也强迫着自己不撒手,反而加重了力道。

    怒气的声音响起:“你还嫌做得不够还要我给你提意见改进?你这女人的胆子可是不小呢!”木槿年的声音有点提高,惹得人们都往这边看,于是该注意到的人也就注意到了。

    英杰拼命往这边挤过来,妈呀,一个是自己的大金山,一个是脾气怪异的苏曼,哪一个自己也得罪不起啊。

    “没事了,没事了,两位,有什么不愉快的吗?都是玩嘛~不好意思木先生,我们家曼曼有什么得罪的请您见谅!她就是不太懂事。”11赶紧上前打圆场,可是他的一句我们家曼曼让一些人听得很是不自在。

    “什么你们家曼曼!!!”两道声音同时出声,一个是木槿年,一个是木沉。听得英杰一愣一愣的在两个人身上来回观看,木沉还好,倒是木槿年有些不自在,毕竟自己现在扮演的是讨厌的角色。

    “哥哥你是不是该放开苏小姐了呢?这样很不礼貌吧,看起来苏小姐都被哥哥捏疼了吧。”木沉冷声开口,双眼更加冰冷的盯着木槿年抓着苏曼的手。

    还没来得及撒手的木槿年只觉得一个狂野的力气,瞬间就把苏曼的手臂从他的手中抢了去,本以为是木沉这不知死活的臭小子,可是定睛一看,竟然是周雨这个野女人,而且,她似乎还要破口大骂!

    好在苏曼拦的及时,苏曼懂得审时度势,这几个人势力不小,有些太过不去的事还不能做,于是
除魔俏医生笔趣阁
就拦住了口无遮拦的周雨,毕竟现在注视他们的人已经不少了。

    看着苏曼手臂上明显的一抹红印,木槿年心中有些懊悔,自己是不是有点粗暴呢?可是一看见这女人,尤其是跟她说话,就会失了稳重,忍不住的冲动起来。

    木沉轻柔的拉起苏曼的手臂,看了一眼说道:“苏小姐,要不要去擦点药酒呢?都红了!”这一幕更加刺痛了木槿年的眼睛,也不知道为什么,木槿年就是见不得。

    轻轻拂开木沉的手,苏曼微笑着却又夹杂着不屑的说道:“不用,这点小事,根本不算什么!”一句话彰显着自己的坚强,也告诉了他人,再厉害的,她苏曼也受得起!

    “曼曼,你没事吧?”周雨关心的问道,既然苏曼不让她飙,那就忍住好了。

    “没事,你忙完了吗?”苏曼一脸无所谓的对着周雨说道,还对周雨来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瞟了一眼立在一旁的大好青年金永星,看来苏曼对金永星还是比较满意的,有心让周雨接近呢。

    接收到苏曼笑容的周雨羞怯的一笑,似乎对于金永星这个纯好男人还是很满意的,会意的对苏曼眨了眨眼睛。

    完全在云里雾里的金永星毫不知自己现在已经沦为众人眼中的狗尾草,那几个好强的男人们看着这两个女人同时对金永星眉来眼去的,心中的不满更加上升,回去就打算好好收拾一下金永星这小子,可怜的永星就这样被无辜中枪了。

    “我们去后台看一下还有什么需要的吧,看来这位木先生似乎对我的安排的这场舞会很不满意,可是他又不说出他的意见,这让我很头痛,我自己怎能猜出来了?你说是吧,木先生。”苏曼低声顺气的说着,没有丝毫的骄纵,让人看了即舒服又觉得苏曼是个很得体的人。

    “你说什么?你说的安排指的是舞会的安排?”木槿年有点不明所以,竟然说的不是同一件事,那自己刚才火大个什么劲啊,还对人家那么粗暴,可是她又没说明白。

    “不然木先生以为是什么事呢?”苏曼继续毕恭毕敬的说道。

    “那……没什么了!”木槿年这次是真的无话可说了,自己被摆了一道,人家那样低眉顺气,理所应当的事,显得自己有多失风度,完全没有一个男士该有的大度。这女人还真是很难缠呢,竟然连自己都被她饶了进去。好吧,似乎一直是您大人物在缠着人家不放吧。

    苏曼轻声笑了一下,看起来是释怀的输出一口气,可是在木槿年看来那明明就是对自己的耻笑。

    “那就请各位先生们继续玩好吧,我们还要去后台安排的,为了让大家更满意。”说完,苏曼轻轻低了一下头,微笑着带着周雨走向了后台,英杰看着眼前依然有着浓烈的烟硝味道的几个人也赶紧退了出来跟在苏曼她们身后走去了后台。

    来到后台,苏曼直奔自己的包包而去,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手机来看,有好几条未接电话,还有来的短信,都是秦安的,短信上说:“老婆,聚会怎么样,玩的开心吗?”

    莫名的,苏曼感到一丝心烦,没有给秦安回电话,也没有回过去短信,把手机又重新扔回了包包里。

    跟上前来的周雨还有英杰都不约而同的问道:“曼曼,刚才怎么回事?”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