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总裁新娘之娇妻不要逃-
总裁新娘之娇妻不要逃

第二十五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不约而同的两个人同时望向了开门的苏曼,显然两人有点意外,顾铭有点无厘头的看向木沉,说实话木沉也是没想到苏曼会进来。但是很快,木沉的意外就被不明所以的笑容代替,起身走到苏曼身边,拉起苏曼的手将苏曼请了进来。

    “你怎么来这里?难不成想我了吗?”木沉的自恋却又勾人笑容坏的让人很想扁一顿,但是又很让人倾心,这就是说的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吗?苏曼静静的思考着,一不小心就盯着木沉出了神。

    “看够了没?我知道我长得很帅,但是你这样盯着我看容易让我做坏事呢。”邪气摄人的笑容又往前凑了一凑,刚好到了苏曼的唇边,呼出的热气喷洒在苏曼的脸边,惊醒了思考的苏曼,回过神来就看到一张放大的帅脸在自己的脸庞,不由得心中一惊,迅速往后退了一步,双眼满是警惕的看着木沉。

    看到苏曼一脸的戒备被吓到的表,木沉就感觉很开心,很满意的笑容展现在脸上,却又想继续逗弄苏曼下去,于是继续欺身上前。

    “你害怕了?没事,你不用怕,我可是很温柔的。”木沉一直都是场高手,用惯的招数总是让那些女人死活不顾的迷恋着自己。

    要说苏曼刚才失神,可是却不是吃木沉那一套的性格,恭敬的向后退了一步说道:“您误会了木总,我是来押车的,您有什么吩咐尽可以吩咐我去做就好。”

    苏曼不知哪里学来的一套女佣的礼貌,那恭敬的样子真真很会让人起坏想法的。木沉看了这种表现想不变坏就不行,可就在木沉想要顺着苏曼的话去“吩咐”的时候,一个令木沉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拉开了车门。

    一脸“欲求不满”的木槿年抬脚上了车内,刚好听到苏曼刚刚说的话,火气更加的烧到了头顶,看都没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像个被抢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一样上前拽住了苏曼的手腕一脸怒气又霸道百般的说道:“我都没有吩咐,谁敢吩咐!”说完,不容拒绝的,也不由分说的就奋力拽着苏曼给扯下了车去,看的顾铭一震一震的,忍不住脱口而出:“瑾年这是怎么了?那个苏曼不会一会该被瑾年扯碎吧?”

    话一出口,木沉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忘了一会离开的两个热你的身影,冷笑着说道:“哥哥不总是这样霸道**吗?他总是喜欢独自占有一切!”

    “木沉,你怎么这样说,瑾年这么多年对你不够好吗?”顾铭皱起了眉头,对于两兄弟之间的隔阂,顾铭还是知晓的,木沉总是喜欢在最热烈的时刻泼冷水,而木槿年却总是一再容忍,虽说瑾年当年赶走了木沉的母亲,可是那木沉的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她在的话只会教坏木沉。

    反而木沉却听不进去这些,冷笑着又坐回了座椅上,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脸上闪现着意味不明却又让人害怕的笑容。

    “你干嘛,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苏曼掰着木槿年的手指,却依然是纹丝不动,只好被木槿年拉近了车里,准确的说应该是摔进了车里,力气大的可以让苏曼之间撞在正在悠闲的金永星怀里。

    还不明所以的金永星就这样女人在怀了,确实一脸的惊讶表看看怀里的苏曼再看看上车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难看的木槿年,确实一
冰山公主的贵族校草sodu
动不敢动,既不敢推开又不敢抱住,这是要难为死人家好青年呀。

    苏曼这一下撞得有点头晕眼花,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刚刚撑起身体准备起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又硬又软的,就被木槿年给扯了起来。

    丝被撞下来几根,因为穿着裙子,苏曼本能的拉住自己的大腿处,显得有些狼狈不堪。看着如此狼狈的苏曼,木槿年满身的怒气不知不觉就消减了下来,反而心底升起一丝柔软。没有再在苏曼身上撒气,只是单纯的将苏曼从金永星身上拉起来,不过倒是给了金永星一记厉色,满腹委屈的永星一句话都不敢吭啊。

    勉强站直了,苏曼才看清自己撞到的竟然是个大活人,对于金永星的印象,苏曼还是比较好的,这次要不是撞到金永星的话要是撞到什么利物上的话那自己的小名就没了,于是对着金永星微微弯了一下腰感激的说道:“谢谢。”

    看到没有理自己的苏曼,木槿年就觉得浑身别扭,就好像苏曼只能理自己却又偏偏忽视了自己。

    “喂,是我把你拉起来的,你怎么也不谢谢我。”有时候男人头脑热了就算你是多么稳重对么有素养的一个人,那时候也是幼稚的要命的。

    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苏曼就想起了刚刚的罪魁祸,而且刚刚那个主犯竟然还厚脸皮的让自己谢谢他,真是没天理了吗?

    苏曼冷眼看向木槿年,这眼神明确的告诉了木槿年:老娘是谁推的!

    看到苏曼如此的眼神,木槿年也有点不好意思,轻咳了几下将脸转向一边不看苏曼瞪向自己的眼睛,又想起什么一样转移话题严肃正经的说道:“是你耳朵不好使还是我说话声音小了,不是让你来这辆车上吗?”

    既然你给我找了借口那我就接着你的理由说下去好了,苏曼在心中冷笑着想着。

    “不好意思木总,我没听到,是我耳朵不好使吧。”苏曼整理好衣服站稳了脚步说道。

    没有想到苏曼会就这样接下去的承认,木槿年一时语噎,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金永星看的实在是想笑,堂堂木总竟然会屡次三番的栽在一个小女子手里,还真是让人刮目,不过现在金永星可是不敢笑出来,只好憋住了在心内狂笑一番。

    其实就算金永星不笑,木槿年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搞笑的很,懊恼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自己坐到了座椅上,然后盯着苏曼没好气的说道:“倒酒!”

    =========================================================================================

    天凉好个秋,一个春天,一个秋天,每到这两个时候,萧衍总会有一些不一样的感觉,总觉得似从相识,让人怀念的感觉,却又再也不想回到那段时光。人生经历的每一段时光都不是后悔的,每一段都有每一段的意义,能从中得到一定的成长你就没有遗憾,不管收获的好坏,只要你能理解其中的道理,每一段时光都是美好的,就算你不想再去过那一段时光,也请你不要排挤他,他是你成长道路上的一段历史,一段让你长大的历史,请给与最真诚的感谢,感谢同样给与自己的一切,无论好坏。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