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总裁新娘之娇妻不要逃-
总裁新娘之娇妻不要逃

第二十七章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让你坐你便坐,你们的规定不是说要一切以满足客人的要求为标准吗?再说,我这要求又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要求,难道苏小姐要拒绝?”话说的很好,眼神却在释放着你敢拒绝试试看的光芒。

    在心中鄙视了一千遍一万遍之后,苏曼大大方方的说了一声:“谢木总。”接着便坐在了木槿年身边的半米处,刚好不远不近的距离,让木槿年也无话可说。

    没有让苏曼继续倒酒,鉴于刚才苏曼的表现,木槿年打消了灌倒苏曼的想法,本来自己也是一个不喜欢喝酒的人,虽然几乎没有喝醉过,但是酒这东西,木槿年也是认为少沾的好,可以能喝,但不能故意去喝。

    “苏小姐在这里工作多久了?想要一只在这里吗?”这是要挖人的想法吗?可是苏曼却想笑,自己本来就不是在这工作的好不好。

    “木总,我从来就没有在这里工作过,我只是来帮助我的朋友。”静静的说出这句话,却让木槿年哑口无,是自己一直没搞明白,自找难堪了,还自作多了。

    “苏小姐原来不是11的员工啊,我就觉得嘛,像苏小姐这样素质的人怎么能在这里打工呢。”金永星听到苏曼说她不是这里的员工,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最好不要说话的忌讳脱口而出自己的想法。

    “喝你的酒!”木槿年冰冷的声音传到金永星的耳朵里,惊得金永星看都不看想都没想的就倒上酒狂喝起来,这是要喝光的表现,不要钱,永星思密达也不能这样不要命的喝啊,可怜的永星~

    木槿年的话震慑到永星,却逗乐了苏曼,具体地说是金永星的反应逗乐了苏曼,嘴角轻轻地勾起了好看的笑容,眉眼之间都弯成了弯弯的月亮。

    看着那好看又惹人爱的月牙,木槿年有瞬间的走神,如此美好的神,要是能定格住那该多好。不自觉得,木槿年伸出手指轻轻地拂上了苏曼的眉毛淡淡的描画。

    没有想到木槿年会突然这样的动作,还如此的温柔似水,苏曼向后震退了一下,然后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了木槿年。

    回过神知道自己失神的木槿年举着手臂也愣在了那里,自己这是怎么了?而看到如此景的金永星更是刚刚喝下一口酒呛得自己咳个不停。

    “木总?”苏曼出声提醒道。

    收回自己的手,木槿年不自然的看向别处,自己今天屡屡反常,这女人自己欠了她什么吗?总是在她面前出丑。

    后面的一段路大家都沉默无语,木槿年在想自己的心事,苏曼在想什么时候下车,而金永星,则是不敢出声啊。

    海水浴场到了,今天的海水浴场格外的清净干净,一切外杂人员都没有,好嘛,英杰还真舍得下血本,竟然包下了这个海水浴场半天的时间,布置的就为了这些总啊裁啊的到来。

    前面两辆奔驰房车停下,后面也紧接着跟上来一辆豪华大巴。统统到齐,英杰赶紧从车上下去指挥人员集合。

    车子停下,苏曼走过去为木槿年他们开门,还在今天太阳没有出来,不然来什么海水浴场还不被晒死,英杰是看过天气预报吗?

    木槿年在前面先下车,走到苏曼身边的时候,停了一下,看了苏蔓一眼,原以为又要出什么招数,可是却又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走出去了,苏曼也不仅舒了一口气。

    将木槿
嫂子合集全文阅读
年他们交接给11,苏曼就和周雨一起去整理他们的泳衣,一路上周雨就可劲的问:“曼曼,那混蛋有没有为难你?你跟我说,我收拾他!”还真有一股女侠风范。

    苏曼撇了一下嘴看了周雨一眼,那明显轻视不相信的表就挂在脸上给周雨看,看的周雨直喊着要打死苏曼,得,还没收拾木槿年就先把苏曼打死了。

    两人先去了女更衣室将泳衣一一挂在了更衣室里面,这会子两个人已经满头大汗了,毕竟是女子。看着周雨累的很,苏曼就主动要求自己去男更衣室准备好了,而且男士的泳衣比较轻,自己也拿得动。

    可能是周雨真的累得很,这次周雨也就放苏曼一个人自己去了。

    来到男更衣室,静悄悄的没有人,还好他们都还在外面布置安排,自己来的还算早吧,于是苏曼拽了一袋子的泳衣走进男更衣室,然后将那一条条性感的男士泳裤挂在了衣架上,话说苏曼面无表之下的内心还是很邪恶的哦,现在的苏曼整理着一条条泳裤竟然在偷笑着猜测着每条泳裤之下的尺寸呢。

    想的太尽兴了吧,苏曼不自觉得就窃喜出声来,全然也没有觉门口进来一个挺拔高大的身影。

    看着背对着自己一边整理男士泳裤一边笑的很贼的样子的苏曼,木槿年就知道这女人是在考虑什么,不仅心中有些闷气,可是听着苏曼从未有过的自内心的笑,木槿年的闷气有不知道该不该。

    “整理男人的泳裤就这么让你兴奋吗?是不是看到男人穿着会更兴奋?!”冰冷隐忍怒气却又让人无法忽略害怕的声音在苏曼的背后响起。

    丝毫没有预先听到声音的苏曼这次真的是被吓的一大跳,从小,苏曼就最恨没事闲的吓唬自己的人,浑身一颤,苏曼都觉得自己的脑袋打了个颤,惊吓般的转过身去看向说话的人。

    是木槿年那个混蛋,苏曼的怒气从脚底升到头顶,这次是真的怒了,不是不怒,时候未到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一样的底线。

    “你有病吗?你闲得很吗?躲在这里吓唬人!我兴奋不兴奋跟你什么关系?你又不会让我兴奋!”头脑热的苏曼全然不知道这最后一句话将木槿年的好面具彻底击碎

    惊讶于苏曼终于生气了反驳了,却也生气于苏曼这chi裸、裸、的轻视自己,这是在说自己无能吗?好,很好,女人,我倒要让你看看我会不会让你兴奋!

    木槿年眼神变得可怕,赤红赤红的,双手也缓缓握紧。缓过来了苏曼看见木槿年赤红的双眼也不仅担心起来,好在内心承受力强,强迫自己稳住的苏曼努力平静的说道:“你要干嘛?”

    干嘛?这女人还敢问我干嘛?呵呵,不是说我不会让她兴奋吗,我让你看看啊,你说干嘛!木槿年没有回答苏曼,只是一步一步向苏曼逼近。

    没想到木槿年反应的如此可怕,那眼神像是要将苏曼扯碎,看着眼神充满着满满危险的木槿年向自己走进,苏曼禁不住的后退。

    往前一步,苏曼便后退一步,可是空间就那么点,没一会,苏曼已经无路可退,身后抵在墙壁上,苏曼深吸了一口气,好吧,要打你就打吧。

    可是木槿年却并不是想要打苏曼那么简单,他想要让苏曼为刚才轻视自己的话亲身体验一下,到底自己会不会让她兴奋,要说现在的木槿年也是让愤怒冲昏了头脑。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